家電維修技術交流

 找回密碼
 請使用中文注冊

QQ登錄

只需一步,快速開始

搜索
新手快速入門新手學發貼無法收到EMAIL郵件禁發廣告貼
舊版論壇老用戶無法登錄版主申請維修聯盟網站大事記 
查看: 390|回復: 1
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收起左側

[轉帖] 副鄉長三天請了兩天假 河邊忙著斗地主被曝光

[復制鏈接]

該用戶從未簽到

跳轉到指定樓層
1#
發表于 2005-9-9 10:29:00 |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|倒序瀏覽 |閱讀模式
分享到:

馬上登錄【中國家電維修聯盟論壇】獲取更多更全面的信息!

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,沒有帳號?請使用中文注冊

x
<IMG src="http://img1.qq.com/news/20050909/2291263.jpg" border=0>
<IMG src="http://img1.qq.com/news/20050909/2291264.jpg" border=0>

副鄉長河邊忙著斗地主。


  崇州市集賢鄉,人口13800多人,面積16平方公里,自從去年精簡機構以后,鄉上工作人員一共只有20多人,照鄉長張倫全的說法是“人少了,事情卻更多了。”在大多數的人都忙于公務、服務百姓之時,有這樣一位副鄉長:3個考勤日,有2天請假在外,坐在河邊茶座與一群牌友,打著10元“起步”的斗地主。

那么,他究竟以什么樣的借口忙著自己的“公務”?


  舉報:


  副鄉長請假外出斗地主


  “崇州市集賢鄉的一個副鄉長,長期在西江河邊的茶座打牌‘斗地主’……”數日前,一崇州市民突然舉報。9月1日,本報記者與成都電視臺記者,一同前往崇州市找舉報人了解情況。


  “他叫許志。常來打牌,跟其他人看起來沒什么區別。”舉報人說,剛開始他并不知道許志的身份,只是喝茶時發現有這么個不到40歲,戴淺棕色眼鏡、看來有點派頭的茶客經常來打牌。開始以為許志是生意人。但一次偶然的機會,他聽說這位經常出現在崇州市濱河路茶座的男子,竟是崇州市集賢鄉副鄉長,分管政法、綜合治理、建設等工作。“我當時就很奇怪:一個鄉干部,即使不在鄉上辦公,也該到基層去,哪來這么多空閑到距離鄉上6、7公里外的河邊茶座打牌?不是有禁令說領導干部不準打牌么?”


  舉報人說,今年元月以來,他經常都看到許志在上班時間出現在茶座打牌。他說:“他一個月怕有20天是在這里:他上班時間常來,周末也常來!”


  記者決定就此展開暗訪,并與舉報人約定:看到許志到濱河路打牌,就馬上電話通知記者。


  暗訪:


  上班時間 副鄉長在忙斗地主


  “他來了。”9月2日(周五)下午2時許,舉報人打電話說。下午3時許,記者在舉報人帶領下到了濱河路“三號茶座”,舉報人指著西江河河堤上“三號茶座”正圍成一桌打牌的三男一女,說:“背對我們的男子就是許志。”


  記者在一旁坐下———許志,國字臉,平頭,戴一副淺棕色眼鏡,穿淺色短袖體恤、深色西褲,嘴里叼著香煙,翹著二郎腿斜靠在休閑椅上,手里捏著一把牌……他神情悠閑,看上去和其他茶客沒有兩樣。陪著他打牌的有一名穿黃色短袖上衣身材略胖的30來歲女子及兩男子。他們打的正是時下流行的“斗地主”,10

同桌的兩男一女不斷地嬉鬧:“這把手氣好,多半要贏你們!”“我這盤估計有點慘”“你快點出!”“催啥子?”……許志始終悠閑自在、面帶微笑,輪空就呷一口茶水,或拈幾顆瓜子。贏了錢,他略略一笑,輸了錢,不論十元還是幾十元都立即奉上,洗牌時手法明顯很熟練。其間,除了另外兩名牌友在爭執時,許志說“輸了就輸了,輸了要認”外,言語并不多……下午4時許,同桌一名男子有事離開,很快一名年輕女子趕來頂替,牌局依舊。


  下午5時許,賣小吃的被許志叫住,要了一碗糍粑。一牌友見狀要掏錢買單,許志從面前的錢里拿出一張,推開對方的手把錢遞給小販……吃完糍粑,他一抹嘴馬上再次加入牌局。


  下午6時許記者離開,許志和牌友之間牌局依舊。


  許志是不是真如舉報人所說的那樣常在這里打牌呢?9月4日下午4時許,舉報人說許志又在茶座打牌,但記者趕到時,許志已離開。9月5日,許志未出現。9月6日下午,舉報人說許志剛到茶座還沒坐下,就又離開了。

  調查:


  兩路記者 政府河邊同步采訪


  9月7日下午2時許,在得知許志再次坐在茶鋪里的時候,本報記者立即與成都電視臺今晚8:00記者一起趕往崇州,3時許,一路記者前往集賢鄉政府,另一路記者到濱河路“三號茶座”。集賢鄉政府內,記者很快找到了鄉長張倫全就許志的行蹤進行了解,而茶座的記者則很快找到了正與一男兩女打牌的許志。


  記者(以下簡稱記):我們了解以下你們鄉干部在崗情況,他們現在都在做些什么?


  張倫全(以下簡稱張):有的在政府值班,另外大部分都按要求下村開展工作去了。最近下村的事多,要幫忙組織機具、統計收割情況、對缺勞戶幫助搶收……另外還有很多工作,比如對失地農民、農轉非人口政策調查落實等。我馬上要下村,張副鄉長今天值班……


  記:副鄉長許志在做什么?


  張:最近他在跟一個李老板談捐資修路的事……今天他請假。他昨天都上了班的,今天聲帶有問題。


  [同步鏡頭]


  地點:濱河路茶座


  許志一身黑體恤、灰褲子,正悠閑地與兩女一男“斗地主”,天氣晴朗,他似乎格外高興,話明顯比9月2日打牌時多,有時還與牌友理論一番。其間,一個女子離開牌桌,而另一名女子又趕到補缺。


  集賢鄉政府


  記(10多分鐘后):能不能給許鄉長打個電話?我們想問下他。


  張:好的。(張鄉長隨即拿辦公電話撥通了許志的手機)你在哪?


  [鏡頭切換]


  地點:濱河路茶座


  正在打牌的許志手機響了,他一手拿牌,一手拿起手機放到耳邊問:“哪個?哦……我在外頭……”通話完畢,他放好手機繼續打牌。]


  集賢鄉政府


  記(幾分鐘后,請張倫全撥通了許志的手機):許鄉長,請問你在哪里?在做什么事啊?


  許志(以下簡稱許):你是哪個?問這個干啥子?


  記:我們現在在鄉上,請問你現在是在做公事還是私事?


  許(短暫沉默):……我請了假,現在在外面……是私事……(隨即電話斷了。)


  [鏡頭切換]


  地點:濱河路茶座


  許志接到記者在集賢鄉政府內打來的電話后,馬上離開牌桌,走到10多米外河堤下的草坪邊,一邊接電話,一邊不停來回走動,一副納悶表情。隨后,他馬上撥了個電話,皺眉問對方:“我正在外面打……你馬上問一下,先頭哪地方打電話來的?……”然后,他回到牌桌,有些疑惑地重新拿起了牌]


  集賢鄉政府


  記(再次撥打許志電話):你現在在哪里?


  許:我在外面?有啥子事情?(電話隨后又斷掉)


  [鏡頭切換]


  許志再度接到電話后,馬上皺起眉頭,隨后快步到牌桌前收拾東西,倉促間把煙碰到地上,其忙彎腰撿起來,隨即快步離開……此時是下午4時21分。


  就在許志離開茶鋪不久,記者上前詢問剛和他一起斗地主的人,其是否是集賢鄉鄉長,所有人矢口否認。


  現身:


  回單位后 副鄉長當面撒謊


  記者在集賢鄉政府考勤表上看到了許志的考勤記錄(該考勤是抽查式的,平均每周三次):9月2日,事;9月5日,勾;9月7日,假。張倫全稱,9月2日許志請了假,說和李老板談捐資修路的事,而9月7日(當天)許志請了病假。


  隨后,記者致電已外出的張倫全打電話叫許志到政府與記者見面。張倫全表示:許志可能還是在和李老板談捐資修路的事,他馬上給許志打電話讓其坐李老板的車回來。


  約20分鐘后,許志果然由李老板送了回來。記者注意到,李老板身材偏胖、體態特征明顯,在兩次(9月2日,9月7日)陪許志打牌的人中均無他的身影。記者隨即與許志談了起來。


  記:你最近忙不忙?


  許:忙,走訪特困戶、低保戶……我負責民政、安全、綜治、調解、教育……另外還有機動事務,比如招商引資。


  記:你怎么看待保先教育?你覺得領導干部應該如何做?


  許:接受保先教育后,我認為做好本職工作、服好務只是最基本的,更要幫助老百姓致富……我來自于農村,要更好地服務農村。


  記:我們看到包括今天的最近3次考勤,你請了2次假……


  許:說是私事,其實是做公事……最近我和李老板談捐資修路的事,覺得上班時間沒到崗在外面談,所以干脆請了假。


  記:9月2日和今天(9月7日),你都在談修路嗎?


  許:開始他答應出三萬,但我覺得可能不夠,所以找他想讓他多出點……


  記:今天下午你一直都在李老板家談修路的事?


  許:就是。


  記:去年省市出臺了有關嚴禁領導干部打麻將、賭博的禁令,你怎么看這些禁令?比如關于禁止上班時間打麻將的……


  許:作為領導干部,我們應該身先士卒、以身作則。


  鄉長說:這段時間非常忙


  作為副鄉長,許志在上班時間卻多次在外打牌“斗地主”,難道鄉上事情很少嗎?記者就此采訪了張倫全等鄉干部。張倫全說,事情其實非常多,忙得很!就拿收割說,農機具很緊張———作為鄉干部,他們要幫忙聯系機具,幫助農民解決收割難,一些地方積水也要組織人去抽排,不然機具難進……另外鄉上市場也正在建設,路燈也要盡快亮起來,還有治安……


  張還告訴記者,去年鄉政府差不多精簡下來近10個人,原來那么多人做都是比較忙的,現在人少了,事情并沒少。


  隨后,記者采訪了鄉常務副鄉長張海洪、鄉黨委委員馮軍等,當記者問他們對嚴禁領導干部上班時間打麻將、賭博等的看法時,他們說:鄉上專門把有關禁令制作成卡片,每人都發了一張,就是要大家時刻牢記禁令。


  群眾說:如此干部怎能治鄉富民


  “副鄉長上班時間請假在‘斗地主’?”昨日,記者再次趕赴崇州,就此采訪了當地居民,他們聽說后首先覺得難以置信,反復問:“還有這樣的干部啊?”


  不少人認為,鄉干部更多的時候應該貼近農民才能把工作做好。有人說:“農村有那么多事等著鄉干部處理,有那么多農民等他們幫助解決實際問題,怎么還可以那么悠閑地到河邊茶座打牌?”


  “鄉干部的待遇并不高。”不少人說,據他們了解,象副鄉長這樣的基層領導干部,工資和其他福利加起來,一個月拿就是幾百上千元。“10元起步的斗地主賭額不算小,一“炸”就翻成20元,再一“炸”就40元……半天下來輸贏不是小數目!”他們置疑:一個副鄉長哪來這么多錢?


  “上班時間打牌,這樣的干部談什么帶領群眾致富?”大家忿忿地說。
分享到: 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間QQ空間 騰訊微博騰訊微博 騰訊朋友騰訊朋友
收藏收藏 轉播轉播 分享分享 支持!支持! 反對!反對!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慵懶
    2017-11-7 10:19
  • 簽到天數: 13 天

    [LV.3]偶爾看看II

    2#
    發表于 2005-9-9 11:13:00 | 只看該作者
    中國這樣的垃圾太多了,就是缺個清潔工清理,
    回復 支持 反對

    使用道具 舉報

   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請使用中文注冊

    本版積分規則

    QQ|Archiver|手機版|網站地圖|資料列表|網站XML|板塊XML|大眾電子網 ( 粵ICP備09021106號  
    深圳市深威志電子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站長QQ:17158聯系站長請點這里
    粵ICP備09021106號

    GMT+8, 2019-10-18 07:49 , Processed in 0.076343 second(s), 30 queries .

    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    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   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
    黑龙江时时号码lm0